<input id="cuey0"><tt id="cuey0"></tt></input>
  • <dd id="cuey0"></dd>
  • <menu id="cuey0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cuey0"><tt id="cuey0"></tt></menu>

    年僅45歲,又一位“杰青”逝世!

    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官網消息,2021年4月8日,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趙勇教授因病逝世,終年45歲。趙勇2020年獲“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”資助。

    這是短短一個月里,逝世的第三位“杰青”。

    天妒英才,趙勇教授一路走好……

    2012年初,趙勇曾接受采訪說,2011年4月,自己突然接到了時任中大校長許寧生的電話,一番長談后,決定接受中大的聘請:“當初,吸引我來中大的,一是學校對青年人才的高度重視;二是既嚴謹又寬松的學術氛圍?!?/p>

    考察通過之后,校長還特別囑咐自己,不著急出成果,可以按照自己的興趣慢慢做研究。入職中大之后,他感慨道:“這里有我們青年學者更看重的成長空間和氛圍?!?/p>

    趙勇指導學生做實驗(圖片來源:中山大學新聞網)

    在美國時,趙勇對細胞的衰老機制、癌細胞的生成以及腫瘤治療就有廣泛的研究,成果發表在Cell、 Molecular Cell、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等頂級學術期刊上?;貒?,趙勇很快成為廣東省創新科研團隊“靶向特異性抗癌新藥和疫苗研發”核心成員,并在中山大學帶領課題組持續取得突破。

    連續多位杰青去世,科研人員壓力大

    一個月前,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光電國家研究中心副主任、光電學院副院長、光谷實驗室常務副主任、博士生導師周軍教授因工作積勞成疾,于2021年3月12日不幸去世,享年42歲。

    另一位是知名果樹學者,山東農大副校長、國家杰青郝玉金教授2021年3月15日18時45分去世,享年51歲。

    超負荷工作,加班時間長、休息、鍛煉時間少是造成科研人人員身體狀況差的一大誘因。

    中國科協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,科技工作者的平均工作時長為8.6小時,最長工作時間每天16小時。高學歷者每日工作時間更長,睡眠缺乏情況嚴重,博士學歷的科技工作者每日平均工作時間最長,為9.29小時。同時,博士和碩士學歷的科技工作者每周花在運動上的時間都不足5小時,顯著少于其他學歷群體。

    同行競爭、經費管理體制與薪酬體制是當前壓在科研人員肩上的三座大山,光是溫飽問題,他們就已經拼勁全力。在國外,薪酬體系上對科研人員的基本生活是有保證的,所以國外很多科研人員基于自己的興趣追求科學前沿。而在我國學術界現有的人才評價體系之下,社會和管理層對科研人員賦予的角色很多,要求每一個人都是全能型的‘鐵人十項’選手。但由于要求相對分散,科研人員有限的精力下很難面面俱到。

    在中科院副研究員王碩看來,“其實每個行業都有競爭壓力,所以問題的根源還在于科研體制與管理方式??蒲泄芾硪峡茖W發展的規律,盡量減少行政干預對科研發展的影響。同時引進國外的學術休假制度,充分給予科研學者一個寬松、緩解壓力的環境?!?/p>

   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,請各位在繁忙和科研工作中,抽出時間來歇一歇,注意自己的身體!

    欧美人与动zozo在线播放|欧美人与动肥老太牲交a|欧美人与动交tv免费观看